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category archive for the ‘Poetry’ category.

莽莽天涯路,
此经年,登临每是,楚云吴雨。
总角闲情抛置久,
十载鱼沉雁驻;
惟夜半,凭栏遥顾。
欸乃声声又何妨,万里闻笛山房风煦。
人易老,酒无趣。

秋来羁旅难相聚,
借银河,玉盘照汝,锦袍金缕。
卿相白衣佳人伴,
执手长如初遇,
天地阔,比翼云翥。
唯可惜他年胜日,珞珈山麓再无霓羽。
花有意,应相妒。

一水
2017 耶路撒冷

(原题:西栅夜雨)
词曲: 一水
demo:一水

夜泊古镇近酒家
江南五月雨沙沙
你说喜欢这儿景色如画
咱俩停下吧

晚风吹起你头发
吹动那朵蝴蝶花
跳跃在我心里刚发芽
就散落天涯

旅途总是太仓遑
梦醒又是在远方
没有你的温度、柔软的目光
只有破旧的行囊

梦里几度回水乡
梧桐细雨小轩窗
执手相看不倦,剪烛话衷肠
永不相忘

***

晚风吹起你头发
吹动那朵蝴蝶花
跳跃在我心里刚发芽
就散落天涯

旅途总是太仓遑
梦醒总是在远方
没有你的温度、柔软的目光
教人如何不惆怅

何时一起回水乡
旧时酒家青瓦房
执手相看不倦, 醉人的月光
天朦朦亮

一水 2017 耶路撒冷

记一场七年前说走就走的旅行

词曲:一水
demo: 一水

汽笛声声穿过黎明长街
落叶在风中盘旋
忘了多少次的匆匆离别
把爱织成茧

冷雨划过车窗模糊了视线
冷风吹过我的脸
火车开往纽约并不遥远
只是慢了些

路上的车啊人啊凋敝的厂房
在风雨中彷徨
走过的路啊桥啊田野村庄
是否也在悲伤

当你离开这城市的那一瞬间
我多想陪你到永远
哪怕蹒跚的列车蹉跎了时间
只要整个世界在我胸前

当这旅途的仓遑成过眼云烟
可有你陪我在身边
当这蹒跚的列车磨成了废铁
那是怎样个世界
我不了解

路上的车啊人啊凋敝的厂房
在风雨中彷徨
走过的路啊桥啊田野村庄
是否也在悲伤

冷雨划过车窗模糊了视线
冷风吹过我的脸
火车开往春天并不遥远
只是慢了些

2017-01-11 从 耶鲁很冷 到 耶路撒冷 的 一水

小记:我刚下笔的时候,拟的标题是《黛丽安》,也即康涅狄格州的一座滨海小镇(Darien)的音译。我无数次在晃晃悠悠的metro north上听到这个非常隽永的站名,看到窗外难得一见的秀丽河流,心向往之,一直想下去看看。然而6年来一直未能成行,我们再也没有像在南大的时候那样,拎起书包,说走就走。反思一下,工作窝火或许是主要原因。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这个国家,到处透着一股让人嫌恶的粗鄙:metro north沿途的车、人、厂房,路、桥、田野、村庄,从来没有给过我江南水乡般的感动,就连其凋敝,也毫不让人扼腕,只是觉得活该。老百姓出行贵出行难无出其右,在这样一个地方,我们居然不知疲倦地往返了6年,前后送给了metro公司好几千美元,坐着那经常晚点、故障,乃至脱轨的列车,我心头的咒骂压倒性地超过了列车临近纽约的兴奋:因为到了站也真的没什么可兴奋的,不过就是在哈林区污秽的街道上死等M60或出租车罢了。

词曲:一水
demo:一水

你还记得吗
那片杨柳依依的池塘
水面清圆芬芳
我在你身旁

你在哪里啊
美丽的藕荷色姑娘
这儿的冬夜太长
也没有池塘

一转眼我们流浪天涯
青春乘白马
奔走云端忘了如何纪念
似水年华

我在心头筑起了篱笆
等梦想发芽
偶然打开柴扉却又看见
那一片蒹葭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隔着小窗  你正梳妆
蓦然回首  还是那年的模样

白衣飘飘  的少年啊
珞珈山下  夕阳斜
是我心头的乱麻

你可知道吗
在那荒草丛生的山岗
我曾独自眺望
你远去的方向
你是我最深的迷惘
藕荷色姑娘

*** ***

对唱版:

[女:]
你还记得吗
那片杨柳依依的池塘
水面清圆芬芳
你在我身旁

[男:]
你在哪里啊
美丽的藕荷色姑娘
这儿的冬夜太长
也没有池塘

[女:]
一转眼我们流浪天涯
青春乘白马
奔走云端忘了如何纪念
似水年华

[男:]
我在心头筑起了篱笆
等梦想发芽
偶然打开柴扉却又看见
那一片蒹葭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隔着小窗  你正梳妆
蓦然回首  还是那年的模样

[女:]
白衣飘飘  的少年啊
珞珈山下  夕阳斜
是我心头的乱麻

[男:]
你可知道么
在那荒草丛生的山岗
我曾独自眺望
你远去的方向
你是我最深的迷惘
藕荷色姑娘

原作:马頔
填词:一水

我在江北的高台上,仰望繁星
你在江南的小楼里,卧听虫鸣
月落风宁秋水平
我梦到了你的眼睛
夜已深,人入梦,待黎明

我走过灯火阑珊的长街
疲倦了却不敢停歇
我的背包装着一整个世界
捂紧了,却依然,有残缺

还记得秦淮河上桨声灯影
扰乱了水面的落英
梧桐更兼细雨,仔细聆听

经过了大江南北的逡巡
再见只为紧紧拥抱你
那以后,牵着手,不分离

平湖畔,高台北,三月始芳菲
樱云乱,柳絮飞,青鸟几时回

还记得秦淮河上桨声灯影
扰乱了水面的落英
梧桐更兼细雨,仔细聆听

经过了大江南北的逡巡
再见只为紧紧拥抱你
那以后,牵着手,不分离

同在江北的高台上,仰望繁星
同在江南的小楼里,卧听虫鸣
月落风宁秋水平
就像是你的眼睛
夜已深,同入梦,共黎明
看朝阳,出远山,弄窗棂

平湖畔,高台北,三月始芳菲
樱云乱,柳絮飞,青鸟几时回
青玉案,紫罗帷,素手琉璃杯
朝露重,酒旗垂,游子(伊人)何时归

*** ***

一水
2016年夏 纽黑文

后记:当时各大高校流行用马頔的《南山南》填词,我读到武大版,觉得很差劲,流于罗列武大的景点和校园活动,于是想写一个南大版。然而我刚一下笔,就发现由于浦口校区已不存在,我所能写的出的南大,注定无法引起今天南大人的共鸣,于是作罢。然而《南山南》的旋律和格律十分迷人,尤其是收尾两段,似宋词《阮郎归》,又似民谣,让我跃跃欲试。于是我填了一首比较虚的,既写了南大,又写了南京;其实还写到了武大,还有东湖边的放鹰台,于是觉得题之为《南山南•宁汉》再合适不过。

词曲:一水
demo: 一水

那天你轻轻挽起我的手,
一同走在黄昏路口。
清风种下了温柔,
一去经年的守候。

你说着相伴不必在左右,
转身以后,却不禁颤抖。
洞庭青草近中秋,
秋月不解,两处离愁。

那里可有我的歌,有你在轻轻和?
可有故乡的银杏叶,平湖的落荷?
你的春夏秋冬喜怒哀乐我都牵挂着,
不论万水千山的阻隔。

你说着相伴不必在左右,
转身以后,却不禁颤抖。
洞庭青草近中秋,
秋月不解,两处离愁。

||: 那里可有我的歌,和你在轻轻地和?
可有故乡的银杏叶,平湖的落荷?
那里可有我们渐渐远去的迷惘和羞涩,
和那青春的纪念册。:||

不知道多年以后,你记得否,
那个夏天(的),古院阁楼。
许多话没说出口,
化作今昔(的)一杯酒。
许多话没说出口,
化作今昔一杯酒。

***

一水、Whimsy
2016 耶路撒冷、纽约

秋风吹过黄昏,落叶飘起来。

松开握紧的手,转身要离开。

你扑进我怀里,突然哭出来,

我忍不住想对你,说出那份爱。

借你我的一生,你说好不好?

就算有一天我,动也动不了。

我愿靠在你身边,诉说爱恋不变,

直到我不能再说,你也听不见。

 

秋雨湿了梧桐,长街亮起来。

关上模糊的窗,把信纸打开。

是否只有经过,漫长的等待。

你才能够明白,我不变的期待。

借我你的一生,你说好不好?

就算青春不再,岁月催人老。

我只要你在身边,不论沧海桑田,

走过黎明的长街,一年又一年。

 

一水

改卢庚戌《借我一生》,步韵而作

青玉案 ·茶港、樱园

(遥识2009年从茶港到樱园路上)

———————————

依稀总角耕读苦,

故人散,去荆楚;

身在故园如逆旅:

珞珈山下,

许多晌午,

信步听风雨。

———————————-

平湖雨霁天低树,

错把樱园作南浦;

扰扰素云矜玉宇:

蕊残风镂,

洞瞻朱户,

影弄斜阳缕。

杳杳湖畔柳,知我旧时吟:縠纹脉脉听雨,水墨故园情。[1]

总角盘桓数载,弹指星移斗转,却各自营营。[2]

空有《闻笛赋》,人未去竹林。[3]

千山素,新月照,散浮云;丰年瑞雪,书里卷外俱丹青。

纵有钻营鼠辈,民富国强可待,看天下归心。

造诣虽高远,不负满天星。[4]

自注:[1]用旧诗中“縠纹脉脉”以及“平湖一派水墨色”等句;[2]指儿时湖畔众伙伴;[3]去者,离弃也,这里说即便有忆旧之意,但忆旧人并没有失去旧时的志向,尚在竹林之中各自忙碌。[4]两重意思:一者,各人术业有专攻,但求不逊色于在国家大好形势下的不计其数的有为者;二者,指作者所学虽是高远之术,但求在满天星斗的大好形势中有所表率。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