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一节 江大的黄金时代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二节 谁都不准欺负她(他)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一节 好孩子们的反抗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二节 樱园小径话斜阳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一节 白鹭洲上意缱绻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二节 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三节 奈何南浦酒旗湿

第四章 读万卷书 第一节 水远山长处处同

第四章 读万卷书 第二节 藕荷色的连衣裙

***

第三节 芙蓉国里尽朝晖

期中考试之后,国学社组织秋游。自从方瑶被蒋孝祥拉进了国学社,不出十人的小社团里顿时有了俩江州人。于是二人“以权谋私”,提议秋游的目的地为洞庭湖,心里的小算盘则是顺路回江州。不想这个提议很受欢迎,全票通过。

浦阳到岳阳的列车夕发朝至,一路无话。

踏上岳阳楼的第一级台阶,蒋孝祥和方瑶便觉得此地似曾相识,爬到顶楼,极目远眺,两人相视一笑。蒋孝祥道,“想到什么?你先说。”

“你先说。”方瑶很配合地打趣。

旁边的元朗见状调侃‘:“你俩这是要学古人背过身去一起写手上么?什么事情这么神秘?”

两人被逗乐了,异口同声道:“白鹭山,藏书阁!”

元朗莫名奇妙。蒋孝祥解释说:“我们刚上楼梯就发现,这木榫结构颤颤巍巍的,脚感和我们江州的一个古迹一摸一样。上来之后一看外面,发现景也相似。藏书阁和岳阳楼,一个是依山傍水,一个是依城面水。”

“真妙。”元朗叹道,“说得我都想去江州看看了。”

“好呀!要不师兄过两天一起回江州吧,正好周末,不用多耽误课。”蒋孝祥盛情邀请。

元朗看了方瑶一眼,见她正看风景,不置可否,便答道:“好呀,不要太麻烦你们就好。”

虽是深秋,但斜阳冉冉,碧空无极,颇有暖意。洞庭无垠,浮光跃金。同行的几人,一人占了一个窗口,游目骋怀。方瑶倚着一个窗棱,右手托腮,凝眸远眺。左边窗口的蒋孝祥摘下眼镜,揉了揉被波光闪花了的眼睛,重新戴上眼镜。右边窗口站着元朗,他指着远山对众人说:“你们看,那应该是君山,传说屈原写《九歌》的地方。”

“那我们明天去那儿吧”,方瑶提议。

***

次日清晨,过洞庭,一行人不多不少挤在了一条船上。船况简陋,有顶无窗,发动起来黑烟滚滚。湘北船夫性情泼辣,一面与对面来船骂骂咧咧,一面剽悍驾驶。船舷与风浪相激,水花高高跃起,打进船舱。蒋孝祥坐在迎风侧,反应又慢,淋了一身。恰巧挡住了对面的方瑶,元朗见蒋孝祥中招,忙解下外套护住方瑶,其余男生也颇有风度,自发挡在迎风的一侧。

终于登岛。只见君山平缓,植被丰富,而游人甚稀。稍加体察,众人发现,这君山岛颇为荒腔走板——不仅毫无文墨气息,而且遍布着佛道不分的大小庙宇。最大的庙宇是洞庭庙,供奉的主神居然是唐代传奇中的主人公,柳毅。传说中,落榜书生柳毅返乡途中偶遇被婆家欺负的洞庭水君之女,搭救于她;最后龙女感恩改嫁于他;他入赘龙宫,得道成仙。当地百姓牵强附会,迷信柳毅为掌管姻缘的神明,便兴建此庙。而柳毅本一白面书生,由于被尊为神明,便须显得威严,以镇住牛鬼蛇神,于是这庙里的柳毅塑像,长着一个极不和谐的大黑脸。

众人得知典故,均颇为失望,唯蒋孝祥双手合十,默立半晌。

“诶,”方瑶轻声唤他,“蒋孝祥,你一学物理的,还挺迷信哈。”

蒋孝祥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忙自我解嘲:“见佛就拜,见佛就拜,没坏处的,没坏处的”,念经一般,说完连忙遁走。

方瑶歪着脑袋,盯着同样歪着脑袋的柳毅的大黑脸盘子,低声自喃,“可你也不是佛啊?”,说罢,却也双手合十,驻足半晌。

***

众人回到城里,下榻在湖边的一个小hostel里。经费有限,元朗订了个大通铺,和三教九流挤在一起。小旅社乌烟瘴气,蒋孝祥便背起书包,走到外边透气。

他漫无目的地走着,见余晖由彤转紫,由紫转灰,湖岸为数不多的路灯次第亮起。不知不觉来到个相对繁华的街角,他走进一家通宵营业的小咖啡馆,心想:与其回去挤大通铺,不如在此凑合一晚。

蒋孝祥环顾四周,欲觅得一能赏湖景的雅座,偶然看到对面桌上一本紫色封皮的书,一个姑娘伏案,在另一本书上写写划划。

“方瑶?”蒋孝祥上前打招呼。

姑娘抬头,正是方瑶,道, “好巧,你也在这儿啊。”

蒋见她走到哪都带着那本占座专用的《京华烟云》,便打趣问:“在洞庭湖边读林语堂有什么不一样么?”

“呵呵,没有啦。我在看高数,出来几天,缺了好几节课呢。”方瑶笑答。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么?”蒋孝祥心想,医科的数学,小儿科,看我手到擒来。

“真的呀?那我不客气了,帮我看看这儿吧……”方瑶递上书,起身坐到蒋的一侧。

接过书来,蒋才发现,方瑶用的教材和自己是一样的,只是医学院的进度比物理系略慢。蒋孝祥一边讲,方瑶一边问,问的都在点子上。可见她程度不错,自己也能看懂,只是要多花些时间。末了,方瑶说,“你能等我一会儿么,我把作业写完,如果顺利,一个小时吧。”

“你慢慢做吧,我就坐这儿看会儿书。” 蒋掏了掏书包,发现自己没带功课,便指着那本《京华烟云》问,“这书能再借我看看么?”

“当然。” 方瑶叫来服务员,给自己续了一杯黑咖啡,给蒋孝祥要了一杯拿铁。蒋孝祥叫住服务生,“稍等。我跟她一样,黑咖啡。”  方瑶侧过脸对他会心一笑。

热汽袅袅,昏黄的灯光随之摇曳;四目相对时,蒋孝祥陡然发现,原来方瑶竟生得如此动人!她面庞温润如玉,形同鹅卵,额头饱满,鼻尖精致;双眸形似桃花瓣,颦笑间有弯月卧蚕,修长的睫毛和浓密的长发挂着天然的栗色光泽。蒋心底惊呼,这样楚楚动人的美人,平素竟然毫不惹眼,却是为何?蒋心想,估计是她很少主动与人交谈,大部分课余时间都躲在南平自习;加之以衣着质朴,除了初遇时那件藕荷色连衣裙,经常穿的也都是些素色的坠性极佳的料子,让她看起来有些——蒋孝祥脑海里飘过一百个单独出现都不够准确的形容词——内敛、腼腆、素雅、成熟、温婉、忧郁…… “您的咖啡。” 服务生打断了蒋孝祥的思绪。他亦自觉失礼,敛回心神,便把目光聚拢在曾荪亚和姚木兰的故事上。

方瑶做起事来全神贯注,手边的咖啡放凉了都不曾抬头喝上一口。良久,方瑶合上本子,抬头笑道:“我好了。” 又见那沁人心脾的澄澈眼眸。

虽已夜深,两人都喝过咖啡,并不困顿,索性聊起天来。方瑶问:“你看到哪儿了?”

“哦,挑着看的,刚在看姚木兰约见曹丽华。”

方瑶会心一笑,那确是全书最戏剧的章节,又问,“诶,那木兰和莫愁你更喜欢谁?” 她平常话不多,跟熟悉的人在一起倒一点也不拘束。

蒋孝祥沉吟片刻。

“诶,不准想!第一感觉。”方瑶提醒规则。

“莫愁吧,” 蒋孝祥回答得有些不干脆,“木兰虽好,但太完美了,不真实。”

“木兰有学识又顾家,亦儒亦道,堪称完美;莫愁有才华而不露,温婉高贵。嗯,看来你还挺旧派的嘛。”方瑶若有所思状地评论到。

“你更喜欢谁?”蒋孝祥问。

“木兰完美,莫愁柔和。我说不好,都挺好的。”方瑶答到。

“荪亚和立夫呢?”蒋追问。

“都不喜欢,一个胸无大志,有才不惜才;另一个身为读书人,却满脑子政治。”方瑶说。

“嗯,还真是。”蒋孝祥颔首。

已近夜半,两人都不想回旅社。沉默片刻,方瑶换了个话题:

“诶,你今天在君山许了什么愿?和女朋友早日团聚么?”

“嗯。”蒋孝祥承认得有些忸怩。

方瑶沉吟一会儿,“那你是要去纽约找她,还是想让她回来。”

“说不好,我也挺想出去看看的,全世界最好的几个物理系毕竟都在欧美。” 停顿片刻,蒋又说:“不过等我毕业了,她也毕业了,不知道又要飞到去哪里……” 语气竟有些哀怨。

方瑶咬了咬嘴唇,“哎,青梅竹马……” 仿若自言自语。

“怎么了?”蒋孝祥不解。

“没什么,我也想要个哥哥陪我长大,可惜没有。”方瑶眨巴眨巴眼睛。

“你呢?你求的什么?”

“什么啊,我哪像你那么迷信。”方瑶并不认账。

“赖皮,我都看到了。”蒋孝祥不依不饶。

方瑶笑着摇摇头,“不告诉你,” 匆忙埋下头,眼里似乎噙着泪花。

***

倦意袭来,方瑶弓起身子,双手抱膝,蜷在椅子上。

蒋孝祥还清醒着,便轻声问她:“困了么?”

方瑶点点头。

“那要不要回去睡?”

方瑶摇摇头,没有吭声,似乎已然入梦,深栗色的头发散在肩上,随着她均匀的呼吸轻轻起伏。蒋孝祥心想:这姑娘真有意思,陌生的地方,怎么说睡就睡了。他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搭在方瑶背上,自己换上书包里那件上午被浪打湿的外套。

后半夜,蒋也有些困了,环顾四周,咖啡馆里仅有一个店员盘点账目,和一个流浪汉趴在角落睡觉。蒋一直努力地醒着,一边看书,一边照看方瑶。可他发现这姑娘安静极了,睡梦中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除了温暖的发香,几乎感受不到她的存在。不久,自己便也睡着了。

***

等他醒来,只见窗外红日出于洞庭,竹影婆娑,层林尽染;天地倏忽变亮,水天相接处金光摇曳,近处的湖面仍是黛色,有如神迹。 蒋孝祥连忙拍醒了方瑶,不想让她错过这般美景。见她醒来,蒋孝祥说,“你真可以啊,哪儿都能睡着。不怕我丢下你一个人回旅馆么?” 方瑶睡眼惺忪,只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眼里满是幸福。然后她卸下外套,缓缓站起,迎着朝阳舒展腰身,眼眸里映着波光潋滟的洞庭秋水,融化在这晨曦之中……

***

几个月以后,方瑶看完了《京华烟云》,发现末页上蒋孝祥的字迹——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

下一篇:

第四章 读万卷书 第四节 二水中分白鹭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