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内容

引子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一节 江大的黄金时代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二节 谁都不准欺负她(他)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一节 好孩子们的反抗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二节 樱园小径话斜阳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一节 白鹭洲上意缱绻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二节 到底发生了什么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三节 奈何南浦酒旗湿

第四章 读万卷书 第一节 水远山长处处同

***

第二节 藕荷色的连衣裙

浦阳大学晨读英语者很多:教学楼的过道里,一大早就能看到三五步一个的临窗而立的晨读者。初见此景,蒋孝祥很是好奇:高考都结束了,这些人为什么还这么卖力地学英语?父亲的研究生确实都得考过英语六级,他们的六级考题,真的不比高考难多少啊。不过他很快明白了:一方面,英语成绩在大学成绩单里权重很大,而后者又直接关系到奖学金和保送研究生的资格;另一方面,浦大有不少学生会申请到国外读研究生院,而GRE和TOFLE成绩是留学申请的必要条件。TOFLE是针对国际学生的英语能力测试,GRE虽名义上考逻辑和写作,但实际上对于大部分中国学生而言,只要语言过关就不成问题。这两项考试的难度,远在高考英语之上。

看着清晨7点拿着“红宝书”背单词的人们,蒋孝祥心想,SAT虽然没有GRE难,但林曦考了满分,怕是没少费功夫吧。这些人既然这么想出国,为什么不像林曦那样,早早地做出决断,还能躲过高考,岂不美哉?但他转念一想,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林曦那样的机会,有一个高级知识分子的父亲和一个嫁作商人妇的母亲,能负担得起她留美的费用;大部分人,如要留学,还得等到研究生阶段由学校提供全额奖学金。但他转念又想到,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去国外上大学呢?在此之前,他根本没有想过,世上还有这样一种选择。和大部分人一样,周围的人都在干什么,自己也就干什么,从来没有高屋建瓴地思考过。他感到有些奇怪,自己的父母作为高校教师,明明知道这些选项,却从未暗示过自己:除了高考和竞赛,上大学其实还有别的途径。

***

蒋孝祥喜欢在玉湖边散步。玉湖安静、明亮,远胜嘈杂的教学楼。清晨傍晚,蒋常到湖边读书,或者带上耳塞听英文资料。蒋孝祥给自己选的英语教材,是外研社的Listen To This,一套六册的英语听力练习资料,语速很快,有些超出了他的能力,不过知识性强,让他兴趣盎然。他从这套书中,知道了不少80年代末的国际大事件,比如洛克比空难和东欧剧变前后的欧美外交。每次听力练习,蒋孝祥总是以做题开始、以查阅资料中提及的国际大事而结束。

“同学,你的东西掉了。” 一阵轻柔的女声传来,长椅上戴着耳塞的蒋孝祥回过神来。一袭藕荷色的连衣裙影影绰绰地挡住了面前耀眼的朝阳。一个长发姑娘一只手拿着书和豆浆,另一只手勉强接住被风扬起的、正朝湖面运动的一片信封——那是蒋孝祥随身携带、用作书签的林曦回信外皮。蒋孝祥忙不迭地起身道谢,“多亏你了,要不就掉水里了。”

那姑娘淡淡一笑,“没事”,把信封递给蒋孝祥;目光落在林曦在信封上的速写和娟秀的落款,不由得赞道:“好漂亮啊。”

蒋孝祥不好意思笑了笑,才注意到自己在南平教室见过这个同学。准确地说,蒋孝祥见过的,是她手里那本《京华烟云》,紫藤色的封面,识别度很高,常被她用于在南平教室占座。

“不好意思,能看看你的书么?”蒋孝祥是林语堂迷。女孩理了理头发,把豆浆放在长椅上,把书递给他。

“好版本呀,” 蒋孝祥见其装帧质朴,是外研社的英文版。女孩点点头,头发又被风吹乱,迎着强风不好说话,便指了指旁边的亭子,意思是,我们移步去那边。蒋孝祥拿起豆浆,跟上她,看到扉页上写着:

方瑶 2003年 江州外文书店

“你是江州人?” 蒋孝祥看到自己熟悉的书店名,脱口而出,忽略了自己的失礼:女孩只让他看书,可没允许他看里面的个人信息。女孩闻言,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摊开手,意思是:书还给我。蒋会错了意,递上豆浆。女孩被他的窘态逗乐了,“书给我。”

蒋孝祥忙不迭地撤右手伸左手。女孩儿忍俊不禁,“豆浆也给我,谢谢。”见蒋孝祥脸红到脖子,忙替他解围:“是,我家住白鹭洲。”蒋孝祥眉毛上挑,“好巧。我住菱湖边上。我叫蒋孝祥,物理系的,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我好像见过你?去年在江州外校,在操场上烤东西吃的是你么?”

“没错,是我呀。这么说我们一届呀?你在哪个系?”蒋孝祥见到老乡,倍感亲切,有趣的是她还记得如此的细节。当年他和裴光远周静林曦在外语学校操场上烧烤那次,还招来了学校保安,轰动一时。

“嗯,我医学院的。” 顿了顿,女孩又问:“你是林曦男朋友吧?”

蒋孝祥点点头,“你认识林曦?”

“不算认识,我们学校小,林曦又有名。你们上次在沙坑上生火,还给大家分烤白果吃呢。”女孩笑着说。原来如此,蒋孝祥才意识到,自己一年前和小曦也是挺招摇的。

“你好像不是我们学校的?”

“嗯,我师大附中的。”

“难怪……”女孩点点头。

“你也读林语堂?”蒋孝祥找回话茬,不等女孩回答,便滔滔不绝起来,“我特喜欢《吾国与吾民》《生活的艺术》,把儒道文化用纯熟的英文讲出来,真不简单!……”

“嗯,确实都好。我更喜欢看他的小说。”女孩不紧不慢,吸了一口豆浆。折腾半晌,豆浆已经凉了,她皱了皱眉。蒋孝祥见状,忙说:“不好意思啊,害得你还没吃上早饭。我们去食堂吧。”

***

浦阳的食堂二楼是小吃专区,这个时间没有什么人。两人临窗而坐,蒋孝祥赶紧去买了热乎乎的豆浆,递给女孩。女孩接过,莞尔一笑,道了声谢,也没有多客套,便捧在手里当暖壶捂着。仲秋的浦阳寒气逼人,金风凌厉,他俩今天都穿少了。到了暖和的食堂,两人脸上才逐渐现出红润。

他们从林语堂说到江州几家民国以来传承有序的知名书店,又说到江州大学。兴之所至,白驹过隙,以至于女孩儿错过了上课。

“哎呀,我要迟到了。”女孩匆忙起身,拎起书包快步向外走去。蒋孝祥忙跟着起身喊住她,“方瑶,” 食堂氤氲的雾气中方瑶深栗色的长发和藕荷色的腰身被阳光勾勒出精致的轮廓,让蒋孝祥怔了一会儿。

女孩驻足,用了半秒钟意识到是蒋孝祥在叫她,而自己刚才一直没有亲口告诉过他自己的名字。蒋孝祥接着说:“我帮你在南平占座吧?”

“好。”方瑶回头应声,脸颊微红。

***

下一篇:

第四章 读万卷书 第三节 芙蓉国里尽朝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