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内容

引子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一节 江大的黄金时代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二节 谁都不准欺负她(他)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一节 好孩子们的反抗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二节 樱园小径话斜阳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一节 白鹭洲上意缱绻

*******************************************

第三章 “后来”之约

***

第二节  到底发生了什么

***

梅雨还没结束,高考就来了。考场集中在几个交通便利且拥有大量教室的学校,江大附中便是其中之一。按照考试安排,包括蒋孝祥在内的师大附中的部分学生在江大附中参加考试。考前一天,蒋孝祥去看考场,发现外语学校的考场也在这里,心中欣喜——即便不大可能恰巧在一个考室,但有林曦远远地在考场的某处陪着,也让他觉得无比心安。

高考的次序是,第一天上午语文,下午数学,次日上午英语,下午文/理综。这么安排有其深意:很多考生在每个考试日的上午会因为紧张而不能立刻进入状态,故上午安排文科以为缓冲,语文和英语即便发挥不甚理想,考生的感受也不会很强烈。蒋孝祥素来是经得住大场面的,此时的他并不紧张,甚至有些松弛:准备了一年,状态调整了半年多,到今天不能说游刃有余,也至少处变不惊了:题若难一些,见招拆招,力求不失误;题若简单,则“宜将剩勇追穷寇”,冲击高分。进考场前,他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了几个他认识的外语学校的同学,但没有看到林曦。他自嘲地默念:蒋孝祥你想什么呢,这么大的考场,哪会那么巧,赶紧专心考试。

看到统一派发的黑色中性笔,蒋孝祥突然格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是在高考,略微紧张了些。平常他习惯用蓝色钢笔答卷,与试卷的黑色字加以区分,据说颜色差异能愉悦判卷老师的心情,这招到了正式考试的时候看来也使不出来了。下午的数学,蒋孝祥发挥得不甚理想,有几个题感觉就差一点就可以解得很完整漂亮,但始终没有突破。从数学看,今年的题目整体偏难是注定了,蒋孝祥不由得对后面的理综担心起来。第一天考完出教室时,他又四处张望了一下,想找林曦说说话,可还是没有看到她。他虽然有点失落,但静心想想,此时见到林曦也至多获得几句安慰,考试终究还是独自面对的技术活儿。

当晚蒋失眠了,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高考还真是考验人的综合素质,准备周全如蒋孝祥,也不得不面对这种意外的困难。还好次日上午的英语给了他休息和调整的时间:英语对于训练有素的选手,是四门里最简单的,因为比起语文,英语有相对客观的评分标准。蒋轻松考完英语,终于迎来了理综。因为预料到困难,他一开始就抖擞精神,加速做题。果如他所料,今年的题都不容易,在考试时间结束前几分钟,他才终于完成了答卷。这就是高考,水平再高的选手,也几乎留不出系统检查的时间,所以答题时务求一步到位。

终于考完,回到家里,蒋心里并不轻松,由于数学和理综遇到的困难,他觉得近春大学建筑系估计无望了,但踩线进入近春大学或许仍有可能,当务之急,为求心安,应该赶紧估分。江大的老师早已做了一份参考答案,挂在内网上。蒋孝祥很快完成了估分,感觉却更不安了:理综勉强算是正常发挥了,300分的满分能有260-270;数学则让他十分窝火,也即,再让他考一遍,也没有十足地把握把做错或者没做完整的题答对──这种情况,对于一个考场高手而言,再郁闷不过了。看到自己估出的120分,他感到一阵无力:要有把握进入近春朗润两所名校,150分满分的数学,应该至少考130分……现在这种情况,他能否考出足够的分数,纯粹取决于判卷者的“量刑”轻重了。

蒋孝祥很想找林曦说说话,于是去敲门,可林家还是没人。蒋孝祥感到非常奇怪:难道林曦不和自己一样刚考完么?为什么考完了却没回家呢?他刚要回家问母亲,裴光远突然来串门,高兴写在脸上:

“老兄你一定考得不错吧,告诉你,哥们儿我今天把从来没做对过的物理大题做对了,哈哈,我真是太牛了。” 裴光远一脸喜色。蒋孝祥明白,这种难度偏高的题目,最适合裴光远这样智商高但成绩一般的选手超水平发挥。他考得好,并不意外。蒋勉强笑笑,祝贺他。裴光远勾着他的肩膀:

“走吧,孝祥,今晚我们撸串儿去。林妹妹不在,就我们仨。”

“你说什么?林曦不在?”蒋孝祥怔住了。

裴光远一脸诧异:“林妹妹去北京签证了啊,小静前天告诉我的,你怎么会不知道?她过两个月就去美国了。”,除了蒋孝祥没有称呼林曦为“小曦”以外,更让裴光远奇怪的是,蒋孝祥似乎对林曦的近况一无所知。蒋孝祥愣在哪里,半晌没说出话来。

张晓涵见裴光远来了,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忙出来招呼,“光远来啦?快进来坐。” 她把裴光远让到客厅,心中埋怨他来得不巧,自己刚要跟孝孝说林曦的事,反而让他抢了先,这一来孝孝一定不会好受了。

“孝孝,妈正要跟你说这事儿,林曦申请了美国的学校,春节前拿到了纽约一所名校的录取通知,这两天去北京办签证去了。这件事之前没告诉你,是不想让你分心。这也是你林叔叔和林妹妹的意思。”

蒋孝祥还是愣在那里,之前林曦的种种反常的细节一下子都合理了,他终于明白,林曦根本就没有参加高考,而且从春节起,她就没打算参加高考…… 而这一切,她没有告诉自己。蒋孝祥胸中一阵酸涩,考试发挥欠佳的挫败感,被人蒙在鼓里的失落感,让他无力发作。他只淡淡地说:

“所以你们早都知道了。”

说完,他回到自己房间,重重地关上了门。

***

裴光远没反应过来,张晓涵跟他解释,只说林妹妹不想让蒋孝祥分心,所以没有告诉他。裴光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张晓涵,那意思:我还等蒋孝祥么?

张晓涵说,“光远,要不你把小静叫来,你们别出去吃了,阿姨在家给你们做。”

裴光远有些迟疑,心想,有大人在场多别扭啊,正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见蒋孝祥阴着脸又从房里出来了:

“光远,我们走吧,” 然后他转向母亲说:“妈,我们早都说好了考完一起庆祝的。” 说完,他就拽着裴光远出了门。张晓涵有些担心,但也不好说什么,只追在后面嘱咐注意安全、早点回来。裴光远好像知道自己无意多嘴了,很小心地跟在后面。走了好一会儿,蒋孝祥转过身来:你带路吧,我不知道去哪儿。

“哦,堕,堕落街。” 裴光远诺诺答道,震慑于他那疏离、漠然的眼神。

***

堕落街是江州大学门口的小吃街,里面还有一些小书店、桌球店、网吧、卖打口碟的小摊,还有青年旅舍。蒋、林、裴、周四人,从小长在附近,早就对这块大学生的休闲场所轻车熟路。周静穿着漂亮的浅黄色长裙,已经在一家烧烤店门口等他们了。见裴光远挠着头,后面跟着一脸漠然的蒋孝祥,感觉气氛不对。她拉过裴光远低声问:

“怎么了?”

裴光远也压低声音答到:“我也不很清楚,大概就林妹妹出国的事儿,他居然不知道,今天之前也没人告诉他。生气了。”

心思细密的周静,很快猜出了端倪。考前几天她偶遇林曦,询问近况,林曦说拿到了纽约一所知名女校的录取通知,6月7号正好预约了签证,就不参加高考了,还嘱咐自己别跟人说。自己尚且知道,蒋孝祥居然毫不知情,其间必有蹊跷。那天光远问她,是不是林妹妹和孝祥都回附中考试,她没过脑子就告诉了他林妹妹不高考了;她现在十分后悔——这件事该由林曦亲口告诉蒋孝祥,而不是从她和裴光远处听说。周静有心责怪裴光远,但谁能想到蒋孝祥居然不知道呢?

“你,还好吧?” 周静关心到。

“没事,就感觉没发挥好。既然考完了也就不多想了,等分数出来再说吧。”蒋孝祥明知她问的不是考试。他不想从别人口中得知更多林曦没有告诉他的事。

周静没有多问,只安慰了两句。裴光远点了鸡翅和啤酒,因为蒋孝祥的沉默,大家兴致都不高。蒋孝祥不想扫兴,主动举杯:

“不管怎么样,庆祝我们高三结束。”

“是啊,孝祥,你别太担心,以你的水平,就算不写作文,上江大也绰绰有余了。” 裴光远说到,“对了,我和小静准备去旅游,回来正好分数出来填志愿,你和林妹妹一起来吧?” 周静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心想,这家伙也不知道是智商低还是情商低,而且低到一定程度了,明摆着蒋孝祥和林曦关系微妙,在没搞清楚之前,哪能这样问。蒋孝祥知道裴光远不是客套,但他现在是真没心情旅游,于是推脱说:“我班上也组织了毕业旅行,可能不能陪你们了。”

蒋孝祥一瓶一瓶地喝着啤酒,一心求醉,可无奈遗传了父亲的酒量,几瓶冰啤下肚,反而愈发清醒,胸中愈发郁闷。

“孝祥,你和小曦?是在一起了么?” 周静还是没忍住问。裴光远则先是吃惊地看着周静,他完全没往这上面想,然后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扭过头睁大眼睛看着蒋孝祥,手搭在蒋孝祥肩上,那意思,还不从实招来。

蒋孝祥双眼无神地答道,“我不知道。”

周静和裴光远面面相觑:“什么叫不知道?”

蒋孝祥黯然回忆着与林曦的约定,他想:小曦只不过是不忍直接拒绝我吧,她早在当时就已经决定离开了吧,一句空口言而已;况且自己发挥成这样,怕也不一定能如约了。如此钻着牛角尖的蒋孝祥,全然忽略了林曦在白鹭山上的温情脉脉,只在心中升腾着自嘲和怨恨。

多年以后,蒋孝祥才逐渐意识到,这原来是一种自卑,平素自信的他,只要面对林曦,就连期待一份对等的感情,都被自己误会成了奢望她的施舍。

***

下一篇: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三节  奈何南浦酒旗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