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内容

引子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一节 江大的黄金时代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二节 谁都不准欺负她(他)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一节 好孩子们的反抗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二节 樱园小径话斜阳

*******************************************

第三章 “后来”之约

***

第一节 白鹭洲上意缱绻

***

江州师范大学第一附属实验中学,简称“师大附中”,重点大学升学率超过九成,半数以上的学生进入“985”院校。看似辉煌的数据背后,有无数初中时代被父母师长寄予厚望的尖子生,成为那另外的50%。蒋孝祥成绩不错,历次大考都在“第一集团”,也即,参考往年的高考战绩,类似的排名很有希望考取近春、朗润两所一流大学。师大附中高手云集,能稳定在第一集团者凤毛麟角。

高三刚开始时,蒋孝祥先是觉得无聊,因为所谓的高中课程其实已经结束了,高三只不过是把之前上过的课又快速上一遍,名曰复习。随即他感到了变化,因为年级统考的形式逐渐向高考靠拢。前两年分科考试的理、化、生,变成了“理科综合”,考试时间不及原来三门的总时长,题量却显著加大。蒋孝祥一度力不从心:以往物理满分的他,在理综的物理部分也偶尔发挥失常。物理实验设计和计算题相当费时,后面还有同样耗时的生物实验设计,若像往常考单科一样想透了再下笔,则几乎一定会顾此失彼。与此同时,复习给了许多脑子灵光但之前不用功的人以追赶超越的机会,在年前的统考放榜后第一集团内涌现出不少陌生的名字,却没有蒋孝祥。蒋孝祥暗下苦功,一两个月后,总算又找回一些状态。

周静和裴光远所在的江大附中没有师大附中那么强悍的竞争:同学们多是江大子弟,通过内部政策和父母的关系,进入江大或者江州其它高校相对容易。当然,要能“开后门”,考上一本线仍是少不了的。周、裴二人就属于这一类:周静已经打定主意学医,凭自己的成绩,进入江州医科大学不在话下,加上父亲的关系,更是双重保险。裴光远天生聪明,后劲十足,即便大半心思花在和周静腻歪上,考上一本线也不成问题。而只要上了一本线,有父母在教育部门策应,后面的事也就不用他操心了。高二的某个时候,做了十几年跟屁虫的裴光远终于向周静表明了心意,并意外地获得了公主的芳心。从此二人高调地出双入对,好不甜蜜。老师多次找他们谈话,无奈他俩我行我素,成绩都还不错,于是作罢。

***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五月。五月,在革命年代被冠以“红”字,本取流血牺牲之义,后引申为革命热情高涨、各条战线百舸争流。对于师大附中的高三学生来说,有哪一个月不是红的?只不过这高考之前的最后一个月红得格外耀眼罢了。

在蒋孝祥全力备考之际,林曦居然十分清闲。劳动节当天,学校多少还是施舍了一天假,蒋孝祥回家,见林曦窝在自家沙发里,看着电视、吃着零食——那还是一部共有三百多集的台湾电视剧。蒋孝祥一进门,林曦赶忙关掉电视,站了起来:

“孝孝哥,最近怎么样?”

上次张晓涵的一番话,让林曦释然不少,她心里已决定接受蒋孝祥,但不想影响他复习备考,所以再见时还是一副妹妹对哥哥的样子。她想,等高考结束后,还有大把的时间让他俩一起调整两人之间的关系。蒋孝祥放下书包,说:

“还好,就是有点累。”

是啊,蒋孝祥很拼,二月调考,三月联考,四月调考,三场模考下来,蒋孝祥的信心稳步恢复,但身心的透支让他面露疲态。林曦看着有些心疼。

林默存最近频繁去北京出差,林曦便又常在蒋家蹭饭。今天,张晓涵张罗了一桌好吃的,为儿子改善伙食。林曦不停地给蒋孝祥夹菜,关切地看着他吃,自己倒没怎么动筷子。蒋孝祥只不停地说谢谢,对林曦比往常多了些礼貌,甚至有些生分。张晓涵说:“孝孝,今天的糖醋排骨是小曦做的,还不错吧。” 蒋孝祥点点头,连声夸赞,感激地看了林曦一眼。林曦脸上也漾着幸福的笑。

蒋孝祥其实很介意林曦这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态度。次日返校后,他借故回家拿复习资料请了半天假,坐车去了白鹭洲。

分别仅半日,林曦在校园里见到蒋孝祥时有些不知所措。她完全没有准备好在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点上单独和蒋孝祥相处。无奈只有硬着头皮面对了。

“去书院走走吧。”蒋孝祥提议。

“好。”林曦答应。

书院,在鹭台山上,南宋的古迹。主体建筑毁于古代的洪水,残存一座藏书阁,货真价实的古迹。书院的附属建筑爱晚亭,幸存于洪水,却没能躲过近代的战火。80年代的大修,鲜艳的红柱、琉璃瓦,让亭子新得过分了,与古朴的藏书阁格格不入。鹭台山除了以红叶闻名,也有不少银杏树,是蒋孝祥和林曦小时候最喜爱的去处。尤其是秋天,红的枫叶和黄的银杏,真真是“层林尽染”。

爬山时,蒋孝祥主动牵起了林曦的手,林曦温顺地由着他。

***

他们登上藏书阁时,已是傍晚。倚着木窗,蒋孝祥和林曦远眺江州城。华灯初上,晚霞渐退。

“小曦,我们一起去北京吧。” 这或许是蒋孝祥能够启齿的最直接的告白了。

“我,”林曦低下头,犹豫了一下,“我可能考不上你想去的学校。”

她不忍对蒋孝祥说出实情,一时又想不出更好的应对,只得这样搪塞。此时的林曦已经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了。但当时的蒋孝祥毕竟只是她的哥哥啊,她又怎么会先见之明地把他清晰地纳入自己的未来呢?而如果此时的他们仍只是兄妹,她亦会坦诚相告。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林曦虽未明言,但内心深处已开始把蒋视作恋人,开始为他着想。林曦想,如果他知道实情,大概会很失望吧,会不会怨恨自己没有替他考虑呢?如果失望和怨怼不可避免,那她只希望是高考以后:只有一个月了,她不想让蒋孝祥在这至关重要的一个月里心存旁骛。

蒋孝祥不甘心,“没关系啊,北京有那么多好学校。你喜欢画画,有想过考中央美院和工美么?”

“考那两个学校是需要全勤专业训练的,我也就是业余画着玩玩,”林曦答道。她又小声娇嗔道,“况且是你先喜欢画画我才跟着画的,你怎么不去考?”

蒋孝祥一时语塞,却暗自高兴:原来林曦爱画画是受自己影响啊。现在的林曦画技好过自己太多,天赋使然。

一时尴尬,两人继续看着窗外。江风乍起,蝉鸣已矣,周遭的一切都很安静。初夏的空气里,栀子花的香气,夹着林曦的发香,让蒋孝祥心神摇曳。林曦自觉刚才避重就轻,辜负了蒋孝祥的一片赤诚,于是拉了拉他的手,侧过脸,把右手支在窗台上,调皮地看着他,“生气啦?”

“嗯,” 蒋孝祥闷闷不乐,鼓足勇气脱口而出,“林曦,你怎么就是不明白,我就是不想跟你分开!”

林曦怎会不知他的心意,轻轻靠在蒋孝祥的肩上,淡淡地说,“我知道,我也不想和你分开。”  眼里划过一丝忧伤,看向远方。

闻此言,蒋孝祥如释重负:原来林曦没有拒绝自己啊。他情不自禁地搂紧了林曦,吻着她的头发。“那你答应我,一起去北京……” 他不依不饶。

林曦此时只想安静地享受片刻温存,侧过头向他做了个别出声的动作。蒋孝祥不再说话,却顺势把唇压在了林曦还没来得及撤回的唇上。林曦没想到蒋孝祥会吻她,轻轻挣了一下,但很快放弃了抵抗,温情脉脉地回应。

过了不知多久,林曦稍微清醒了一些,她轻轻推开了蒋孝祥,理了理额前的乱发,定了定心神,说:

“蒋孝祥,等你去了理想的学校,我们就在一起;但在此之前,你还是我哥哥,好不好。”

“好。” 蒋孝祥凝望着她,答应得毫不犹豫。有了这般甜蜜的期许,他不论如何也要集中精力放手一搏。

***

下一篇: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二节  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