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内容

引子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一节 江大的黄金时代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二节 谁都不准欺负她(他)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一节 好孩子们的反抗

*********************************************

第二章 怒火青春

***

第二节 樱园小径话斜阳

高三上学期期末的联欢会上,林曦的到来,让蒋孝祥喜出望外。他拉着林曦走进教室,把她按在自己座位上,自己在一旁席地而坐,一起看节目。林曦微笑着接受了这份好意,坐在蒋孝祥温热的座位上,拢了拢怀里的书包。林曦的出现引来一阵侧目,旁边的同学好奇地问,

“孝祥,这位美女是?”

“我妹妹,林曦。”蒋孝祥简短答道。

联欢会的压轴节目,是班上的大帅哥蔡钦演唱I believe,给蔡钦伴奏的是平时和他出双入对的班花,王迪安。蔡钦外形俊朗、嗓音深沉,音准控制和情绪拿捏也都很精道;王迪安的小提琴更是悦耳。喧闹的教室安静下来,大家出神的听着。

人在这个年纪,或多或少已有了自己的心事,被高考的压力和周遭紧绷的环境压抑着。虽然对歌词懵懵懂懂,但优美的旋律和一对俊男美女和谐的表演足以引起少年们心底的共鸣。大家如痴如醉地听着,直到曲终良久,才听见掌声,从稀稀拉拉变得越来越密集。末了,王迪安放下小提琴,面颊绯红地和蔡钦短促地拥抱了一下,同学们一阵起哄。班主任老严就坐在同学们当中。严老师在过去的两年中,多次找蔡钦和王迪安谈话,晓以他们早恋的危害;但今天的他,只是安静地欣赏着,什么都没有说。尽管很多年以后,蔡钦和王迪安分分合合许多次,最终还是没能逃脱严老师那句,“高中生谈恋爱,有几个能成的?” 但当时的他们,相视的眼里有的只是甜蜜和憧憬。

联欢会结束,同学们陆续散去,林曦先下了楼,在不扎眼的地方静静等蒋孝祥一起回家。蒋孝祥和其他几个班干部负责把教室的桌椅归位,他麻利地完成了自己的分工,跟王喆打了招呼,示意自己先走,便背起书包跑下楼找到林曦,“小曦,我好了,我们走吧。”

“对了,你怎么来了?”蒋孝祥才反应过来,外语学校和师大附中隔着长江,林曦能在联欢会中间赶到,说明她下午几乎就没怎么上课。

“我好久没见着你了,来看看你呀。” 说完低下了头,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地面。片刻沉默之后,林曦抬起头来,露出一个笑容,挽起蒋孝祥的胳膊,“走吧,去等车。”

不知多久以前,蒋孝祥就习惯了林曦这个亲昵的举动:当他们独自并排走路,她会很自然地挽起他的胳膊,把头舒服地靠在他肩上,当着两家大人的面也是如此。蒋孝祥不会觉得任何异样,林默存和蒋父蒋母也都习以为常:妹妹对哥哥撒娇而已。可是今天,当林曦熟练自然地挽起他的胳膊时,他突然有那么一秒钟愣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自如。一边往公交车站走着,蒋孝祥一边想,还真是有几个月没有见到林曦了,她好像又长高了,以前枕在自己肩上的是鬓角,现在变成了软软的脸颊。“小曦你是不是长个子了?”

“啊,什么?”林曦在蒋孝祥肩上靠得很舒服,有些出神,才反应过来,笑着答道,“哦,哪有,高二以后就不长了吧。”

公交很快来了,一路上,蒋孝祥和林曦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与其说是聊天,多是林曦说话,蒋孝祥听着:林曦说她们班班草被保送了,小语种,不用高考,干脆不来上课了;林曦又说她数学又考了满分,觉得文科数学没意思,但文综有意思,常把地理历史糅在一个题里。蒋孝祥微笑着听着,偶尔插上一两句。

从师大附中到江州大学的公交车不直达菱湖园,最近的车站在樱园。穿过樱园的小路步行一刻钟即可到家。蒋孝祥和林曦下车后沿着蜿蜒的樱园的小路安静地走着,两人都没说话,似乎不多的话已经在车上说完了。夕阳把两人靠在一起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微风拂来,树影婆娑。蒋孝祥感到左脸一阵微痒,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芬芳和一丝温度。那是林曦被风吹起的发梢划过自己的脸颊。蒋孝祥一阵微醺,觉得很舒服,他侧过头看着靠在肩上的林曦。林曦精致的侧脸被夕阳勾勒出淡金色的轮廓光,让他一阵恍惚。他第一次觉得,挽着自己的,似乎不止是熟悉的林妹妹,而是一个略有点陌生的甜美灵动的女孩儿。他出神地看着林曦。眉宇间仍是那熟悉的稚气,举手投足却散发着曼妙青春。

短短的樱园小径就要走到尽头,蒋孝祥的步子越来越小;林曦也随着他,放缓了脚步。终于,他们还是来到了樱园和菱湖园之间的月亮门。蒋孝祥紧走两步,转到林曦面前,看着她。

“孝孝哥,怎么了?”林曦被他看得有点窘。

“林曦,我,”蒋孝祥显得紧张局促,刚说了一个我字,又吞了回去。

林曦一怔,她听见了蒋孝祥叫她林曦,而不是小曦,好像预感到什么似的,低下了头。她不说话,站在原地等蒋孝祥把话说完。蒋孝祥犹豫了一秒,说

“我,我觉得你今天真好看。” 他在话出口的最后关头,决定加上“今天”两个字,不过说得很轻。

林曦还是低着头不做声,夕阳的柔光掩盖了她脸上的红晕。她沉默片刻,突然抬起头,看着蒋孝祥,笑着反问

“我以前不好看么?”

蒋孝祥一时语塞,更加紧张,忙说,

“不,我的意思是,我觉得我……”

林曦从蒋孝祥憋得红到脖子根的脸上猜出了他要说什么,抢先道:

“孝祥哥,别说了”

语气却很轻,轻到仿佛只有自己能听到,一瞬间双颊发热。蒋孝祥本来勇气就不足,被林曦打断,欲言又止。一切都那么安静,两人离得很近,蒋孝祥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和林曦的轻柔的呼吸。

两人就这么站着,路灯忽然都亮了。林曦打破了尴尬的沉默:

“我回去了孝祥哥,新年快乐。” 她轻声飞快地说完,低着头快步回了家。

***

高三的春节从除夕放到初五。林默存带着林曦回了趟浦阳老家,大年初三一早林曦其实就回来了,但一直待在家里,没到蒋家拜年。十多年相处所酝酿的两人不曾明察的情愫,如同薄薄的窗户纸,一夕之间几乎已经被捅破,让两人进退失据。蒋孝祥懊恼不已,他恨自己的突兀,觉得根本就不应开口让林曦为难;更恨自己逡巡忸怩,既然开口了为什么不一鼓作气把话说完呢。三天了,林曦到底是什么态度?他再无勇气继续试探。蒋孝祥陷入了回忆: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对林曦有了兄妹以外的好感?昨天傍晚?高中伊始?或是更早?之前的点点滴滴,如过电影一般在他脑海中呈现,反复确认着一个事实:自己喜欢林曦,深切地喜欢,深深的依恋——那绝不是单纯的哥哥对妹妹的感觉。

相比于后知后觉的蒋孝祥,少女林曦,其实早已在心里问过自己很多遍:“孝孝哥会不会喜欢我呢?他会一直把我当妹妹么?” 在她眼中,蒋孝祥虽然不能算英俊,但他举手投足带着儒雅、眉宇间透着正气,像蒋正则叔叔,也像自己的父亲,恰是自己喜欢的类型。早在两年前,蒋孝祥因为周静的事跟她赌气几天不说话的时候,她便对蒋孝祥的心思有了数,心里甜丝丝的。

然而,明白得更早并没有让林曦更好过,反而让她更早陷入矛盾纠结:她一方面对蒋孝祥有了更多的期待,一方面又抗拒改变安稳舒适的兄妹之谊。对林曦来说,除了忙于工作的父亲,蒋孝祥是她在江州最亲的亲人。不论她承认与否,母亲在她幼年的离开,即便没有对她造成性格损伤,也至少让她的内心深处有了阴霾,让她对任何亲密关系患得患失。林曦担心,一旦和蒋孝祥处成了恋人,且不论能否还像现在一样无话不说,万一不能一直相守,会不会连亲人也做不了了?她想想都害怕,只在心中默默坚定了一点:自己不能没有作为亲人的蒋孝祥,而若要留住这个亲人,要么做他的妹妹,要么做他相守一生的爱人。她模糊地知道,如老师们所说,在他们这样的年纪开始的恋情,就算再好的两小无猜也不能保证胜过无常的岁月,既然这样,不如安安稳稳地做妹妹吧。

这些小心思,林曦自是不能与蒋孝祥分享的,更没法对周静启齿,都快要把她憋坏了。好在她和蒋孝祥隔江求学,见面仅限于节假日。曾几何时,在蒋孝祥面前开朗自如的她开始变得有了一丝羞涩——那是种自相矛盾的感觉,既想要更加亲密,又想要保持距离。林曦还逐渐发现,自己每次放假回家之前,居然会刻意打扮——那天去师大附中看蒋孝祥,她悄悄踩上了一双高跟短靴。显然,蒋孝祥没有发现,还以为她长高了,她当时心里居然有一丝庆幸。

但当蒋孝祥站在月亮门前叫她“林曦”的时候,她立刻预感到,这一刻还是来了。她能料到,两人互生的情愫终有一日压抑不住,她也有足够的矜持和自信,率先打破沉默的会是蒋孝祥。但她不知道,正是她自己萦怀的小心思在不自觉间带出的温润与羞涩,彻底触发了蒋孝祥压抑的感情。或许,那阵拂起她头发的清风,也略微帮了一点小忙。

可如今两人都不理对方,怎么办呢?

***

知子莫若母,张晓涵见蒋孝祥和林曦都放假在家却不来往,觉察到异样。她端着一盘水果走进书房,

“孝孝,休息一会儿吧。”

“马上,我把这题写完。” 蒋孝祥说着,放下手中的“十校联考”的理综试卷,记录了做到现在所用的时间以备等会儿继续计时,放下笔,转向妈妈。张晓涵微笑着看着儿子,

“还是要劳逸结合啊。” 张晓涵不怎么担心蒋孝祥的成绩,反而觉得他这阵子有点用力过猛了。张晓涵知道,现在的高考和自己参加的文革后不久的高考大不一样了:孝孝这代人碰上了80年代的生育高峰,考生数量激增。虽然高等院校招生规模近年来陡增,但师资和硬件都没有跟上,导致很多学校办学质量下降,尤其是对本科生的投入。最理想的选择其实还是80年代初她们那代人心目中的几所名校的传统强势专业,这就要求有万里挑一的考分,而且这“万里挑一”是字面意思。她对蒋孝祥很放心:儿子好强的性格已经养成,高考注定不会对他的人生有决定性的影响,因此反而希望他过得轻松一些。至少,江州大学,这所多少人趋之若鹜的学校,是孝孝的保底。

身处中国教育系统的上层,她和蒋正则对孝孝这代人所面临的诸多可能性有很多高屋建瓴的判断,比如,他们知道,许多高考以外的升学渠道正在形成规模:国内高校的自主招生和保送生考试,香港乃至国外大学也成为许多经济实力不俗的家庭的选择。不过他们不想让孝孝的在高中三年这打基础的阶段受到太多干扰和诱惑。毕竟,作为过来人的他们知道,学好高中的课程,不论如何都将裨益终身,况且高考基本起到的还是巩固知识体系的积极作用。

“孝孝,你是不是跟林妹妹吵架了?”张晓涵貌似不经意地问。蒋孝祥一口水果差点噎着,心想,不愧是我亲妈啊,还好她误以为我们吵架了。于是他嗯了一声,想要蒙混过关。

要是以往,这个答案不会让张晓涵起疑:小孩子相处久了哪有不闹别扭的。张晓涵知道,以往两人怄气,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而且往往都错在林曦这丫头。不过每次她都劝孝孝主动找林曦和好,一方面心疼林曦,一方面锻炼孝孝的气度。实际情况往往比她预计的还要顺利,因为俩孩子吵架根本不记仇:往往蒋孝祥还没来得及服软,林曦就又到蒋家蹭饭,两人见面顶多再互掐两句,马上和好,接着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不过这一次,张晓涵暗生疑窦:小曦和孝孝现在能有什么矛盾?况且就算吵架了,林曦就在家里,怎么三天了都没和好呢?孝孝虽忙,小曦最近可是闲得很呢,却不来家里串门,其中必有蹊跷。

“妈,我要做题了,” 蒋孝祥怕妈妈继续问自己和林曦吵什么,忙把吃完的果盘递给妈妈。好在张晓涵并不打算在儿子这里深究。

***

林曦打开门,见张晓涵一脸笑意,赶忙把她让进屋。林曦有点不好意思,回家两天了都没有给干妈拜年。

“干妈,新年快乐” 林曦赶忙说,“回来得匆忙,都没来得及过去给您拜年。”

张晓涵并不介意,进屋坐下,问:“你爸爸呢?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在浦阳多待几天。我先回来了,还有好多手续要办。” 林曦答道。张晓涵点点头,说,“你爸心可真大,让你一个人回来。” 又说,“既然就你一人,不如这几天到我们家吃饭吧。”

林曦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怎么啦,是不是和孝孝闹别扭了?”张晓涵问。

林曦低着头轻声答道,“嗯,也没有闹别扭。”

“你俩到底怎么了?孝孝这两天也怪怪的。”张晓涵问。

“干妈,你就别问了”,林曦低声嗔怪,头埋得更深了。张晓涵见状,便猜到了七八分。

她并不觉得奇怪,一对小儿女耳鬓厮磨十几年,到了现在的年纪,谁喜欢上谁都不奇怪,况且林曦生的这般漂亮。张晓涵属于格局很大的父母,不会对年轻人的事上纲上线:在她看来,“早恋”一词充满了文革气息——什么是“早”,怎样算“恋”?17岁太“早”,18岁就可以?“恋”是拉小手,传纸条,还是接吻?张晓涵笑着问,“诶,跟干妈说说嘛,怎么啦?孝孝跟你表白啦?” 一副八卦的语气。

林曦一脸黑线,脸羞得通红,心想,哪有这样当妈的,“干妈……”, 她干脆撒娇地把头埋进了张晓涵的怀里,搂着张晓涵,纠结了好几天的心终于找到了依靠。张晓涵明白了大半,轻轻拍着她,满是怜爱地轻声说,“那你喜欢孝孝么?直说,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林曦先是没反应,过了一会儿,在她怀里点了点头。张晓涵笑了,仍是轻轻拍着她。她想了一会儿,以她对两个孩子的了解,猜到林曦必是躲了,而儿子木讷,追女孩这种事绝不会一蹴而就。她柔声对林曦说,

“小曦啊,没事儿,没事儿啊。你和孝孝,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好孩子。孝孝木讷,你别怪他唐突,好么?”

林曦点点头,张晓涵温暖的怀抱让她觉得好温暖,她莫名地有点想哭。张晓涵接着说,“你们一起长大,你漂亮又活泼,孝孝喜欢你再正常不过了。既然你也不讨厌他,那么干妈不反对,也不干预,你们自己慢慢相处,顺其自然。” 说完,张晓涵陷入了沉思。她固然喜欢林曦,不会反对两个孩子相处,甚至乐见其成;但另一方面,作为母亲,她又不无担心:孝孝和林曦,一个温厚而傻气,一个心重而倔强,相处起来,孝孝怕是会很辛苦;更何况两个孩子不久之后就要各自离家求学,而且很可能相距甚远,所以如果他们在这个时间好上,真的是前途未卜。沉思良久,她说,

“小曦,你们现在都还小,很多事情没有经历过。作为过来人,我只能告诉你们,不论以后怎么样,一旦决定了,就要珍惜和爱护对方。这些话等孝孝考完,我也会对他说,而在此之前,你们都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忙,整理好心情,一切顺其自然,好么?”

林曦温顺地点点头。

春节过后,两人各自返校。一时的尴尬逐渐淹没于各自的忙碌。

*********************************************

下一篇:

第三章 “后来”之约  第一节  白鹭洲上意缱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