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内容:

引子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一节 江大的黄金时代

*******************************************

第一章 林家女孩  第二节 谁都不准欺负她(他)

到了学龄,院子里这一茬孩子都进入了江大附小。蒋孝祥和林曦在同一个班。林曦的同桌叫裴光远,蒋孝祥的同桌叫周静。江州大学地处行政中心,又毗邻数所高校,所以江大附小也汇聚了一些所谓的“官二代”和“学二代”。周静的父亲,是与江大一湖之隔的江州医科大学的副校长,也是江州医科大学附属菱湖医院的心胸外科主任。裴光远家更显赫些,裴爷爷是老革命,副省级的离休干部。裴的父母在省教育委员会工作。裴上小学后,父母被调往北京,在国家教委工作。裴家住在菱湖畔的茶港,毗邻蒋孝祥和林曦所在的菱湖园。那时的江州,如果听说谁家住在茶港,不用问,家里定有老革命或者省里的大干部。

在这种环境下,江州大学一隅的附小、附中,成了某种意义上的“贵族”学校。然而这也给办学带来了困难。比如,当遇到调皮捣蛋的学生,老师若要请家长,就得掂量掂量了,因为动辄需要面对大学教授或政府直属机关的干部。

裴光远是个调皮捣蛋的典型:上课做小动作,下课捉弄同学。当然,他也不会太出格,顶多也就是在笔袋里放小动物,或是在女生背后贴纸条。同桌林曦首当其冲。然而“放养”长大的林曦,根本不惧他的那些小把戏;几个回合之后,反而和裴光远混熟了。在她看来,身旁坐的就是一只多动贪玩的猴子;而在他看来,林曦根本就不是女生。

周静是那种从小就被养得很精致的女孩儿:扎最漂亮的发带,穿最公主的衣服,背最可爱的书包,连笔袋也是“水冰月”纪念款。她引领着班里女生的娱乐时尚:编胶丝,养蚕,踢毽子。同桌蒋孝祥哪里见过这些,很快就被这些“闺阁”娱乐活动吸引,成了“时尚小魔女”周静的忠实拥趸……

蒋孝祥和林曦每天一起上下学,久之,两个小伙伴变成了四个:蒋孝祥和裴光远混成了兄弟,林曦和周静处成了闺蜜。

***

周静的生日正在儿童节,她满十岁这年,周父租下了菱湖宾馆的宴会厅,请来了乐队和摄影师,邀请全班同学参加周静的生日宴。有趣的是,来宾中,小孩儿和家长一半一半。来的大人们,或是医科大的教职工,或是菱湖医院的医生,趁着这个机会给副校长暨外科主任家里送礼。

林曦、蒋孝祥和裴光远很惊讶怎么有这么多不认识的大人来给周静过生日,于是自顾自地吃着东西。直到生日宴快要结束时,才有机会和周静说上话。摄影师给周静一家三口拍照。看着周静和父母左拥右抱,林曦默默低下了头。她虽然对过生日看得很淡,但她记忆中,却完全没有和父母一起过的生日。逐渐懂事的她,意识到母亲并非在美国出差,而是再也不会回来了,虽习以为常,但难免落寞。蒋孝祥看到林曦不开心:“小曦,你生日也快到了吧,想要什么礼物?” 林曦抿着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小曦,一起来吧。”周静心细,看到了林曦眼眉低垂,就招呼大家一起合影。林曦怏怏起身,周静热络地搂着她,蒋孝祥和裴光远分立左右,好似左右护法,快门定格的瞬间,林曦方才挤出一丝笑容。

***

学校里总有一帮人,喜欢嚼别人的舌根,或拿别人的与众不同取乐。最近的课间操时间,四个小伙伴发现有个别同学对他们指指戳戳,还听到些“她没有妈妈”的议论,显然是针对林曦的。想必是有好事者在背后议论,将林曦家事公开。伙伴们愤愤不平,但也做不了什么,只得每次听到议论,就拽着林曦避开。

这天,学习委员蒋孝祥照例送作业本给老师。走近办公室的时候,听到班主任何老师在和几个老师聊天,“你们晓得不?她妈妈跟外国人跑了……她爸爸,大教授啊,还一直单身呐……” 蒋孝祥顿时明白了,这个新来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想必就是这闲言碎语的源头。他踹门进去,这帮老师依旧八卦着林曦的家事,毫不避讳,更有人半开玩笑地要张罗给林曦介绍后妈。他一个小孩儿的出现,全然被当作空气一样,丝毫没有影响她们的兴味。蒋孝祥顿时对这群平日里人模狗样的老师充满了厌恶,重重地把本子摔在桌子上,“你们这么背后议论人不好吧!?”

“蒋孝祥!怎么跟老师说话呢?”班主任厉声喝道。旁边看热闹的老师也嘀咕:“这伢好厉害啊,人小鬼大……” 江州方言,把小孩儿叫做“伢”。

“你爸妈没教过你么?‘人前莫说人’没听过么?”蒋孝祥毫不畏惧,装起大人的样子说话。不知从几时起,蒋孝祥说起挖苦人的话来,能一反其憨厚的常态,让人大跌眼镜。这位班主任,就吃了一大惊,心想,眼前这个小孩儿,哪里还有一丁点像她平常呼来喝去的学习委员。蒋孝祥说完往外走,被缓过神来的班主任用力拽了回来:

“蒋孝祥,你先不要去上课了!就在这里反省一下,该怎么跟老师讲话。什么时候反省好了,什么时候回去上课。”

“报告老师,我不用反省。你要是不满意可以请家长啊。”蒋孝祥自恃有理,理直气壮。他知道自己父母不但不会怪他,还会让这老师吃不了兜着走。老师气急败坏,但自知理亏不敢把事情扩大。正在僵持,上课铃突然响了,蒋孝祥趁其不备,溜回教室。

虽然当时无法治住蒋孝祥,但这个锱铢必较的何老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动声色地给蒋孝祥穿了不少小鞋:先撤掉了他的学习委员,再屡在其语文作业本上批“重做”,甚至在学期末的思想品德考评里给他写了“良好”,让他无缘三好学生。小伙伴们很快注意到了蒋孝祥的动辄得咎,问他怎么得罪老师了,他就是不说。

然而真相很快浮出水面——连班主任自己也没想到,她精挑细选的新学习委员,周静,居然是蒋孝祥、林曦最要好的朋友。她选周静的动机很简单:让周静当学习委员,是结交医科大学副校长的好机会。在这个权贵子弟密集的小学里,很多老师接手一个班级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学生的档案仔细看一遍,然后布置一篇“我的爸爸”、“我的妈妈”之类的作文,以迅速锁定自己巴结的对象。这天,送作业本的周静,也在办公室门口听到了老师们的对话。一个稍年长的老师对班主任说:“小何啊,你给你们班那个戴眼镜的小男伢思想品德打‘良好’,是不是有点过头了。我看这个伢平常表现还不错啊。”

班主任答:“你不晓得,他上次来给我送作业本,我们几个正在讲我班上那个没有妈的小姑娘;这个伢听到了,就蛮不乐意,把本子一摔,还跟我顶嘴。这样的伢,欠管教,跟大人讲话一点礼貌都没有,必须要让他学会服从……” 旁边一个年轻女老师说,“要我说,这个伢是不是喜欢那个小姑娘,……” 说完很放荡地笑了起来。几个老师也很无聊地笑了起来。

周静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她很机智地没有推门进去,把本子抱回了教室,然后把林曦、裴光远叫到自己身边,低声说:“蒋孝祥的事儿弄清楚了。小曦,你肯定想不到,那些议论你家的话,是从何老师嘴里传出来的,蒋孝祥送作业本的时候听到,气不过,就跟她顶起来了……”

“何老师真恶心,平常就看她不爽,”裴光远替林曦、蒋孝祥打抱不平,“蒋孝祥够意思哈!”

林曦默不作声。

“嘿,你们仨干嘛呢,有什么好事不带我?” 蒋孝祥拍了拍周静的肩膀。只见周静和裴光远都转向他,用很夸张的表情说,“蒋孝祥,你牛!” 蒋孝祥愣在那儿,不明就里;裴光远给他解释了一遍,他才明白,摸摸头道,“嗨,我也没想到嘛,谁知道老师里面也有坏人啊?……”

放学路上,林曦扯了扯蒋孝祥的衣角,“孝孝哥,谢谢你。”

“嗨,没事儿。谁都不准欺负你,老师也不行。”

后来,张晓涵知道了这件事,很激烈地向学校投诉何老师。何老师禁不住压力,离开了蒋孝祥他们班。在以后的家长会上,蒋正则夫妇多次替林默存去,蒋正则坐孝孝的位子,张晓涵坐林曦的位子。关于林曦没有母亲的传闻,于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件小事还有一个涟漪:少女周静,从此成了蒋孝祥的迷妹,她觉得蒋孝祥成绩又好、又不怕老师的,简直太帅了!

***

茶港附近,不光有江大附小,还有一所中学,菱湖中学。菱湖中学生源质量参差不齐,有些“匪气”很重的中学生,他们不好好上课,经常在附近闲逛,出入游戏厅,在副食品小摊上顺东西。附小的学生身上往往带着些零用钱,成了这些问题少年理想的“狩猎”对象。派出所把不良少年抢夺小学生财物的行为称为“擂肥”。

小学的最后一个学期,江大附小组织去白鹭洲春游,自愿报名,收取租用大巴车的费用,一人十块,由班长收齐后交给老师。此时的班长,正是蒋孝祥。全班近50人,难以一天内收齐,蒋孝祥于是拿着公款上下学,很没有经验地把钱装在透明塑料袋里,拎在手上。这天刚出学校门不久,同行的林曦、周静被校门口卖小鸭的小摊吸引,裴光远去食品摊上买卤藕,蒋孝祥落了单,漫不经心地往前踱步,等伙伴们跟上来。他很快被几个中学生盯上,逼到了一个人少的角落。

蒋孝祥想跑,被带头大哥一把扯住;扭打之中,眼镜脱落,摔在地上。中度近视的蒋孝祥一时行动受阻,一手拿着钱口袋,一手试图捡眼镜,却被两个小混混架了起来,摔到墙角。

林曦、周静、裴光远买完东西,一时没见到蒋孝祥,分头寻找。很快,林曦远远看到小路上,有几个穿着时髦的中学生对着墙角又踢又踹。她不由分说冲了过去,用书包拼命抽打那两个把蒋孝祥逼在墙角的混混,同时大声呼唤周静和裴光远。他们闻声而来,裴也想冲过去,被周静拉住,说,“傻呀!赶紧去找学校门卫啊。” 小混混们见有人注意,稍有退却。林曦冲入圈内,扶起蒋孝祥,试图捡起他的眼镜。这时,抢钱未遂的带头大哥气急败坏地一脚踩在她手上,隔着她的手踩破了镜片……还好裴光远及时带着两个门卫赶来,小混混们作鸟兽散。蒋孝祥和林曦相互搀着,站了起来,血从林曦手上滴了下来。裴光远一见血,晕了过去……

这起恶性“擂肥”事件后,学校取缔了周边的小摊,公安机关进驻菱湖中学,在江大附小门口不远设了派出所。张晓涵再也不敢大意,不论工作多忙,都来接送两个孩子。可惜,林曦手掌上,永远地留下了一道疤……  多年之后,蒋孝祥心疼地摸着这道疤,对林曦说,“你当时傻不傻呀,人家裴光远都知道跑去找人,就你勇敢哈。”

林曦笑笑,“那当然!谁都不准欺负你,只有我可以。”

***

下一篇

第二章 怒火青春  第一节 好孩子们的反抗